首页 >科技

起底一汽夏利合作方:陷入欠薪风波,还未量产已资不抵债

2019-05-17 15:49:20 | 来源: 科技

编辑 邢昀

卖光值钱资产的一汽夏利已“一贫如洗”,危难之中,选择牵手神秘造车新势力,试图借新能源汽车概念“自救”。

4月29日晚一纸合资公告,令一汽夏利隔天股价涨幅一度超过5%。而博郡汽车凭借与老牌车企合作,从一众造车新势力中脱颖而出,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新焦点。

市界发现这场资本联姻中,一心图利的一汽夏利,遇到的博郡汽车可能并非“良婿”。成立3年的博郡汽车还未量产就已资不抵债,四处建厂又缺少新的融资,如今还陷入“拖欠薪资”风波。

01

合资内幕

曾经的国民品牌一汽夏利在激烈的竞争中一路掉队,为了获得“新生”,投入新能源汽车赛道。

近年来,一汽夏利连年亏损,靠卖优质资产勉强保“壳”。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创新低,仅为11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2.6亿元;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滑64%,扣非净利润亏损2.3亿元。

4月初,一汽夏利透露,筹划与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进行合作,生产新能源汽车。直到4月底,神秘合作方才揭开面纱,一汽夏利将联合造车新势力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博郡汽车”),共同组建合资公司。

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博郡汽车以现金出资,合资公司注册地址为一汽夏利所在地。

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与蔚来、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相比,表现较为“低调”。创始人黄希鸣在美国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公司工作过,2008年创办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主要为整车企业提供汽车零部件。转战新能源汽车后,黄希鸣吸纳大量“福特系”技术人员,在造车新势力中,博郡汽车以“海龟”团队、“技术流”著称。

博郡汽车量产车IV6 B31计划2019年底上市,但因还没有申请到生产资质,便跟蔚来一样寻求代工。2018年3月,博郡汽车跟一汽吉林汽车有限公司(下称“一汽吉林”)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计划将合作开发、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产品,博郡的款纯电动SUV(IV6 B31)由一汽吉林代工。

博郡汽车员工林宇(化名)告诉市界,“因为一些东西审核没有通过,一汽吉林代工告吹”,博郡汽车后来才找到一汽夏利。

市界获得一份内部资料显示,博郡汽车跟一汽夏利的合作早在2018年8月就开始谈判了,博郡汽车将该合作称为“天津代工项目”。林宇证实,“其实就是让一汽夏利代工”。

博郡汽车内部资料图

该资料显示,根据项目推进计划,2019年1月完成新增设备预售、适应性改造预算、立项及预算审批。3月,则完成制造费用测算和制造费用谈判。

一汽夏利董秘孟君奎告诉市界,“上述新增设备和适应性改造,资金是由合资公司来出的,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进行投入。”他坚持声称双方是合资关系,并不认可的“代工”的说法。

02

资不抵债

博郡汽车找一汽夏利代工,在生产线改造上势必要投入,博郡汽车“家底”如何?

2018年以来,资本对造车新势力的追捧趋冷,头部企业都难以得到融资,只有蔚来成功赴美上市,但融资情况依旧不乐观。

博郡汽车一次融资动向是在2019年3月,与住友商事签署战略投资合作意向协议,不过终情况并未对外公布。

再往前追溯,河北、云南、吉林位居PPP市场透明度前三位博郡汽车在2018年8月获得中化国际的投资。从中化国际2018年年报披露来看,博郡汽车通过出让子公司的方式才获得融资,中化国际实际增资只有2亿元。

博郡汽车能够诞生,得益于南京市江北新区和中科招商的天使投资。2016年12月,博郡汽车在南京市江北新区注册成立9天后,就获得南京浦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的投资,该基金由中科招商和南京浦口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浦口”)牵头成立,后者实际持有博郡汽车40%的股份。

2017年底,中科招商被强制新三板摘牌,也影响到已投企业。林宇透露,“中科招商摘牌之前,我们过得还挺滋润的”。

林宇能感觉到2018年下半年开始公司资金状况不太好,“不然也不会卖子公司”,而且有一个月工资延发,这在以前是没有发生过的。

市界从南京浦口一份发行文件中得以窥见博郡汽车的运营状况。该文件显示,博郡汽车2017年营业收入为1318万元,净利润亏损3亿元。

截至2018年6月末,博郡汽车资产总额为4.2亿元,负债总额为4.4亿元,公司已资不抵债。

因尚未量产交付,博郡汽车没有销售收入,但研发成本、厂房建设成本和管理人员人工成本的投入,都会导致亏损。

关于博郡汽车是否有资金实力来完成组建合资公司,一汽夏利董秘孟君奎表示,“我们肯定都是调研过的”。

03

欠薪风波

博郡汽车资金紧张,很快波及到员工。

年前就应该发的年终奖,HR发邮件通知说推迟到2019年4月15号发放,但到了约定日子仍旧没有年终奖到账。公司内部员工开始在名为“博郡汽车吧”里发帖子抱怨,并且越来越多人加入讨论,期望公司能给个说法。

林宇说,在汽车行业里,大家都是谈年薪的,入职的时候就谈好发15.5薪的,“根本就不是年终奖,就是我们应得的工资”。

4月20日,年终奖拖欠的事情发酵,HR向全员发送“关于推迟年终奖金发放的通知”。邮件称:由于公司近期存在重大资金支出项,新的投资者和原有股东不同意公司管理层原定奖金发放计划,不得不进一步推迟奖金发放话。“后续我们会积极和投资者协商,在不影响公司整体战略情况下尽快发放年终奖,具体时间待确定后通知大家”。

这一通知激起员工的不满,有几名员工出头号召大家组织起来维权,根据维权组织者发送的维权记录显示,公司高层出面与员工协商,但并未提出解决办法。

林宇感觉,“现在整个公司士气低下,尤其是高层对于年终奖处理上,公司全体员工心里都气愤”。的情况是,出头的部分员工已被开除,林宇认为“开除有意见员工,就是杀鸡儆猴”华为若向苹果出售5G芯片 对双方都是笔有利的生意。

截至发稿时,博郡汽车的年终奖仍旧没有音讯。

创始人黄希鸣在“博郡汽车”微信群里,转了一篇名为“公司是船,我在船上(强烈推荐)”的文章,号召群里的862人“同舟共济,扬帆远航”。

04

量产疑云

年终奖延发的日子里,博郡汽车品牌之夜在上海世博创意秀场开秀。

博郡汽车邀请林更新来站台,并推介中高端智能电动SUV博郡iV6和豪华电动SUV博郡iV7,两款样车首次面世。

博郡iV6对标特斯拉Model Y,综合续航里程超过600km,已经在上海车展期间开启预售,补贴前预售价区间为25万元-35万元,计划2019年量产,并于2020年初批量交付。

林宇透露,博郡iV6的研发在去年底已经结束了,现在大部分进入开模阶段,后面还需要半年多时间试装样车以及整车试验,按照项目节点规划,到2019年3月30日正式投产,5月30日才开始量产。

顺利推进博郡iV6量产,则需要大笔资金投入,因为从开模到后面装样车的研发投入才是真正需要花钱的地方。

为iV6量产投入大量资金的同时,博郡汽车还在新建工厂上有大笔投入。

2016年公司成立时,黄希鸣就宣布投资100亿元,在南京浦口投建占地面积1300亩的工厂,一期规划产能15万辆,二期建成后总产能可达到30万辆。

根据南京市政府官网消息,博郡汽车南京工厂直到2018年3月才举行开工仪式。此外,博郡汽车还计划在江苏淮安市投资年产30万辆思迅新能源汽车项目,总投资约50亿元;公司还与上海临港区签约,计划兴建新生产基地,与特斯拉的临港生产基地毗邻而居,总投资规模约35亿元。

按照博郡的规划,如果南京、淮安、上海的工厂全部建成投产,博郡汽车则需要花掉18网络传销取代聚集式传销成主流,一线城市是"重灾区"5亿元。

融资环境日趋严峻,量产车还有一年才能上市,博郡汽车是否有能力与一汽夏利组建合资公司;与深陷巨亏泥淖的老牌车企联手,能否实现抱团取暖,都是巨大的问题。

河南遂平县:郁金香花开引客来十周年特别纪念!微软《我的世界》游戏全平台折扣 50%2698元 vivo S1 Pro发布:真全面屏+骁龙67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