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煤电拉锯战福州样本内外煤博弈0

2019-05-14 18:46:27 | 来源: 健康

“煤电拉锯战”福州样本:内外煤博弈

6个月之后,林惠江于2009年1月1日再次深入越南。3天之后,他带回一份沉甸甸的煤炭合同。

“首期进口3000吨作为问路石,如果行情变好,我们2009年进口的煤炭,将以百万吨计。”作为广西东兴万通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简称“万通物流”)国贸部经理,林惠江积累了多年的越南煤进口经验,对两国市场行情颇为熟悉,“金融危机使国外需求收窄,但中国仍有带动增长空间,越南方面正计划加大对中国市场的煤炭出口力度”。

具有相同诉求的煤炭出口大国不仅仅是越南。“包括必和必拓在内的一些澳大利亚煤企已派员至福州了解煤电双方谈判的情况,并对会上了解的情况进行了汇总,作为2009年向中国出口煤炭的基础参考材料。”一位参加过福州煤炭订货会的人士告诉本报。

于2008年12月21日至27日举行的2009年福州煤炭订货会上,由于在煤价上存在高达170元的分歧,包括华能集团在内的五大电企拒绝签署“有量无价”的合同,煤电双方只能各自“背着合同回家”。

上述人士透露,必和必拓等澳大利亚煤企派员前来福州“刺探”煤情,“主要是想摸底中国煤炭价格的走势,中国电企对于煤价的接受底线、量的需求情况,以便对2009年企业的生产及出口作一个科学安排”。

为应对持续恶化的金融海啸导致的全球煤炭需求下降,作为中国三大传统煤炭进口国的越南、印尼、澳大利亚,正在雄心勃勃地谋求2009年扩大对中国的煤炭出口量。

从越南到两广

2008年1月1日,中方从事越南煤进口的商家,均收到越方合作伙伴的通知:从当日起,越南煤价格开始下调。

本报在一份越方传真给广东一家进口商的价格表单上看到,越南煤共计分三个地点出口至中国,其中以鸿基港出口品种。以鸿基港FOBT价为例,大卡越南煤为48美元/吨,大卡为38美元/吨。与此形成对照的是,2008年6月,大卡越南煤的出口价一度达到88美元/吨。

“越方在新年立即颁定新的煤炭出口价,颇为令人玩味。”上述广东进口商告诉本报。此前,中国财政部刚刚于2008年12月19日颁发了《调整部分矿产品进口环节增值税税率》新规,煤炭进口税率由先前的13%提升至17%,与国内增值税率相同,而越方事实上于12月22日已拟定价格,“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针对中国市场出口的意图”。

据越南《经济时报》2008年12月24日的报道,越南政府已同意越南煤炭和矿产工业集团(TKV)从广宁省万家口岸出口低质粉煤。

2008年的5月28日,越南工贸部曾发布第4437号文件,规定从当年6月1日起,越南方面单方停止中越煤炭边贸活动。“(此次解禁)说明越南煤的出口也受到全球需求减少的影响。”林惠江告诉。

作为广西东兴市的国际贸易公司,林所在的公司2007年进口越南煤近300万吨之多,由于上述政策的影响,2008年6月后,其越南煤进口生意几近停摆,“整个2008年6月,仅有2票,1000吨而已”。

但此后,金融危机致使国际市场需求急转直下,越南煤出口随即下坠。根据越南煤炭和矿产工业集团透露,由于国内外经济波动的影响,2008年越南煤炭销售量为3500万吨,仅相当于2007年的84.5%,其中出口1770万吨,仅为2007年的73%。

鉴于2008年全年销售未能达标,越南煤炭和矿产工业集团提出了2009年的3个销量指标,分别为3600万吨、3800万吨和4000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其国内销量恒定为2100万吨,变量为出口部分,在万吨之间浮动。为解决煤炭滞销难题,越南煤炭和矿产工业集团向越南工商部门建议恢复广宁万家的边贸出口,并称“如上述建议得到批准,煤炭的滞消可望得到迅速解决”。

林惠江认为,越南煤炭出口“一半由边贸形式解决”,而边贸煤出口主要面向广西,亦可对广西中转至广东。

在他看来,越方如今恢复边贸煤出口,明显即针对两广市场,“两广占据了中国进口越南煤的八成之多,越方此举,明显意在借重中国市场力挽煤炭出口的低迷局面”。

到中国避险

海关数据显示,2008年月广东进口煤炭1034.7万吨,比上年同期下降13.7%。

但自2008年5月份开始,广东口岸煤炭进口逐渐回暖,每月进口量均突破100万吨。至2008年10月,广东煤炭进口达到119万吨,创下当年单月进口量新高。

落实到具体国家,虽然受煤炭生产国对煤采取限制出口措施影响,来自越南、印尼两国的进口量分别下降15.7%和41.5%,但自2008年8月起,印尼煤进口量逐月攀升,仅10月即达到64万吨,同比增长74.7%,进口规模为年内;来自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进口煤则成倍增长,分别进口43.3万吨和4.7万吨,增长2.7倍和1.6倍。

广州港一位人士对本报解释称,2008年10月,进口煤的大增,有先前国内需求增多的预期,“也有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煤炭到中国市场‘避险’的因素”。

印尼方面,该国国有的PT 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 (PLN)公司近日宣布,由于资金的缺乏,其31个电厂将延期建设。“这使亚太煤炭市场供给面相对预期变得宽松,预计2009、2010年,印尼煤炭年出口仍将保持1500万吨左右的增量。”国泰君安分析师杨立宏分析称,2009年,全球煤炭海上贸易市场较2008年呈现宽松状态,国内外差价,将导致中国煤炭出口减少,进口增加。

澳大利亚方面,虽然2008年1至11月份期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煤炭出口同比大幅下降31.29%,至289万吨,但澳方仍然将2009年缓解出口压力的希望放在中国市场上。

澳大利亚农业资源经济局(Abare)大宗商品分析师Alan Copeland表示,2008年10月底,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的成本(包括运费和进口关税),要比国内煤炭价格每吨便宜约13.50美元。其由此预测,“中国2009年电煤总进口量将年比增长11%,至4000万吨,焦煤进口量将从600万吨增至700万吨”。

“先前我们已经有进口外国煤炭的传统,所以,只要是价格合适,我们并不排除进口煤炭在我们的整个燃料格局中占据更大比例的可能”。粤电集团一位负责人对本报如是表态。

内外煤博弈

在外煤设法扩大对中国出口的同时,国内煤企却在实施减产规划。

2008年12月24日,山西省煤炭工业局向该省国有重点煤炭企业下达了2009年元月原煤生产计划,各大煤企原煤计划生产总量为1815万吨,与2008年同期相比减少了三成以上。

落实到具体企业,六大国有重点煤炭集团公司的限产幅度不一。其中,山西焦煤集团2009年1月生产计划为410万吨,同比减产幅度超过30%;同煤集团的生产计划为350万吨,同比减产幅度超过38%,阳煤集团和潞安集团减产幅度也在20%左右。

“目前是以销定产,如果不减产,煤炭价格会一直下降。”山西阳煤集团一人士对本报表示。其2009年1月的产量计划,相对2008年11月减产幅度达到34%。

“市场到现在这样的情况,越减产对市场越不好,因为减产本身容易让市场恢复的信心减到低谷。”北京长贸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人黄腾对此表示质疑。

在他看来,目前国内煤炭供求并没有呈现“供给过剩”的局面,在此背景下,即使减产让煤价保持高位,但对钢铁、冶金等刚刚恢复了元气的下游企业造成打压,由此影响到这些企业的用电量,再使发电企业受到重挫,将延长整个市场恢复的时间,并且,“如果中国国内煤价比之国外高,会导致大量外煤进入国内,减产反而把市场拱手相让”。

厦门盈通润丰进出口公司负责人谢少鹏对本报透露,该公司主要负责进口印尼煤,由于先前煤价下跌,故在2008年9月以后,基本上在进口上没有再作安排,“但现在,国内形势比国外稍好些,12月份我们会有两艘船进来”。该公司还计划,如果国内形势较国外形势更为乐观,“2009年每月将安排20万吨的印尼煤至国内,煤的卡质都在5800大卡以上”。

“2008年第三季度,我们把越南煤的进口都给停顿下来,但现在又重新开始启动了。”林惠江告诉本报,“2008年11、12月份,我们开始重新试探,2009年,我们每月的进口将以10万吨来计。”

来源:21世纪

硅pu球场
登车桥厂家
运机电缆

猜你喜欢